• 2009-08-23若你碰到他

    地球上住著很多人,
    有些人我们认识,有些人我们不认识,
    『有几个共同朋友』 『要不要加为好友』
    熟悉了,亲密了,
    然后,等到爱情终结了,
    双方又将回到…..陌生的初始状态。

    如果就像六度分隔理论说的,
    「我与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的中间距离不会超过六个人!」
    真的是这样吗?

    穿梭在人群中的你 我 他
    没有人能预知,我们明天 还会遇见 谁。

     
  • 2007-11-05难.得

      

    昆明的秋天似乎没有声息,因为我习惯了北方那种秋风扫落叶,落叶布满地的刹那萧瑟,这个绿意四时的城市在乍暖乍凉中仍是迈着舒缓的脚步,诠释她固有的季节风范。

    而我的生活没有因为这样的节奏舒缓下来,清早在金马坊坐车,好多的旅行团呼笑而过,看着导游手中招展的小旗,我真想尾随而去。睡眼惺忪,最累的是心里,好多天了,做梦都是我的项目。压力是自己给的,因为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起码让自己窃喜做的漂亮,然后带着我四个月的成果衣锦还乡。可我每天都有那么一会,脑图丢一边,总结丢一边,会议丢一边,SP丢一边,什么都不想做,死盯着电脑屏幕好一会。抑或是钻进卫生间,蹲在马桶上,静静抽根烟,翻看手机报,照照镜子告诉自己不吓人,然后顿口气推开门去迎接工作的朝阳。

    上周开了一周的会议,大会小会公司会部门会汇报会讨论会学习会厂商会……,三十层的大楼我就像只没头的穿山甲,抱着贼沉的电脑,真是上上下下的“享受”。终于有一天,我冲进电梯在足足等了五分钟后,才恍然意识到我压根没按楼层,我居然悬空在25楼游离了五分有余!

     

      

    周五夜晚是我的酣畅时光,周日夜晚则是我痛苦的来临。

    感觉好久没有一起悠闲的散步,每天都总是匆匆吃个晚饭,匆匆回家。当踏进这片缤纷的秋林,才猛然有种恍惚回去的感觉,安静恬淡,给我无数的错觉和回忆。

    谢谢有你,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一份安宁……

     

     
  • 2007-10-26放晴

     

    也许就是这一抹灿烂的阳光,就能绽放你心里一片天空……

     
  • 2007-10-15蜗牛的家

      

    我的要求其实并不高。

    我不喜欢有回音的房子,那会让我觉得有灵魂在穿梭,小而精致,就是我栖息的天堂。

    我的家庭完整而幸福,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如此地缺乏安全感。我喜欢睡觉把头藏在窒息却温暖的被窝里,喜欢坐在窗前看天空大雨滂沱,喜欢蜷缩在公车的最后一角看外面芸芸众生,喜欢到任何陌生的地方都在心里给自己画地为牢。

    五十个平方,对于我,已经足够了。十个平方,睡觉。五个平方,吃饭。五个平方,泡澡。三个平方,听歌。三个平方,养鱼。二个平方,挂衣服。二个平方,摆满满的CD和我如数家珍的日记。剩下的平方,我只想用来打个滚……

    蜗牛的家,但有我需要的一切东西,有等我的人,再忙再累,我也能心有所向,这就是我的满足。

     
  • 2007-10-09啰嗦

       黄金周,黄金周,满地黄金每人一碗粥!

       四月大人的签名真是闻所未闻,管他嘞,听着新鲜!

       黄金未见满地,倒是满街人头攒动。什么黄金周,好多人丢了金子!浩浩、潘潘、小白像约好了似的,齐唰唰地丢了N73,三台啊!TMD,简直就是小偷的暴发节!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  平日古朴的近日楼,为国庆迎接中外游人,居然摇身成为小吃街,像个农贸市场,地面布满了油滓。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持着安静的心境走过这条古朴的步行街,顾盼一下隔街相望的东西寺塔。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  鼻炎如山倒!去年在呼和恐怕是最厉害的一次,煎熬的一个月里,见了沛沛两人都是“泪眼汪汪”。一连几十个喷嚏后,马上就导致鼻黏膜水肿。那天去安宁,好好的天气,可我的鼻子一点都不做主,管他的,我用纸巾把鼻孔堵死,买来口罩带上,居然真的起效了!其实我也觉这造型挺可怜的,就像个晚期病人弥留将至而留恋人世。想想幸亏我还是一健康的小青年,不过好在事态没有去年那么凶猛,希望鼻炎如山倒,病去不要如抽丝啊!